貨幣政策仍需保持定力

2021年05月30日 17:51:59 | 來源:中國經濟網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物價水平是央行貨幣政策操作的重要參考指標之一。在大宗商品上漲、通脹預期升溫的背景下,我國貨幣政策走勢如何?是否需要轉向?這是近期市場關注的焦點。

  貨幣政策有沒有必要轉向,關鍵要搞清楚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和通脹走高的主要因素是什么。中國人民銀行近期發布的2021年第一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和通脹走高的推動因素主要有三方面:一是主要經濟體出臺大規模刺激方案,市場普遍預期總需求將趨于旺盛;二是境外疫情明顯反彈,全球經濟在后疫情時代的需求復蘇進度階段性快于供給恢復;三是主要經濟體中央銀行實施超寬松貨幣政策,全球流動性環境持續處于極度寬松狀態。

  貨幣政策有沒有必要轉向,還要考慮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會不會傳導至我國的居民消費價格,是否會引發通脹。近期,有觀點擔心,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會帶來“超級通脹”。

  “不必過度擔憂全面通脹,‘超級通脹’更不存在。”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長兼首席經濟學家管清友認為,近期PPI上行主要是由境外需求驅動,疊加國內外經濟復蘇不同步,導致上游原材料價格暴漲,生產成本急劇抬升。當前來看,PPI向CPI傳導不暢,不必過度擔憂。

  中銀國際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認為,PPI在經歷了連續15個月的累計同比負增長后終于在今年轉正,迄今累計漲幅有限,且尚未傳導到消費端。顯然,現在遠談不上“超級通脹”。

  全球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可能階段性推升我國PPI,但輸入性通脹的風險總體可控。央行在報告中也指出,近年來我國PPI向CPI的傳導關系明顯減弱,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起伏波動對我國CPI走勢的影響也相應較低。加之豬肉價格總體趨于下降,糧食連續多年豐收,初步預計今年CPI漲幅較為溫和,受外部因素影響總體可控,將保持在合理區間運行。事實上,我國作為大型經濟體,若無內需趨熱相疊加,僅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并不容易引發明顯的輸入性通脹。我國經濟發展穩中向好,總供求保持基本平衡,不存在長期通脹或通縮的基礎。

  在業內專家看來,當前,我國關鍵是要把自己的事情辦好,貨幣政策仍需要保持定力,“穩”字當頭,支持實體經濟健康發展。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王一鳴表示,貨幣政策要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同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既要避免信用收縮,也要避免通脹預期強化。

  當前,我國需要珍惜正常的貨幣政策空間,把服務實體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張曉慧認為,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對經濟的沖擊,過去一年,部分發達國家向經濟注入了天量流動性。我國在抗疫中并沒有采取大水漫灌的方式,也沒有采用量化寬松、零利率甚至負利率這類非常規的貨幣政策,更多的是以改革手段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對于接下來的貨幣政策,央行在報告中強調,貨幣政策要堅持“穩”字當頭。搞好跨周期政策設計,兼顧當前和長遠,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保持對經濟的必要支持力度,穩定預期,精準實施宏觀政策,鞏固拓展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成果,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

  面對大宗商品漲價給我國不同行業、不同企業帶來的差異化影響,業內專家也提醒,要密切關注,綜合施策保供穩價,及時有效管理預期,防范市場價格波動失序。張曉慧表示,仍需警惕發達國家貨幣政策轉向可能對我國金融體系產生的短期沖擊,需要密切關注全球資產價格通脹的變化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金融過度杠桿和金融不穩定,做好不同通脹情境下的應對準備,尤其是要妥善管理預期,警惕結構性通脹上升導致部分領域投資過熱。必須利用好穩增長壓力減小的“空窗期”,加大結構調整和改革的力度,盡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下載荔枝新聞APP客戶端,隨時隨地看新聞!

layer
快樂分享
老少交欧美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