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大家空间2021群展“物诗之物”:呈现创作客体和主体间多元化的关联

2021年10月03日 17:31:02 | 来源:荔枝新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近日,位于上海网红M50园区的“物诗之物”展吸引了大量参观者驻足。该展汇集了九位当代艺术家的近期代表作品,真实地呈现创作客体和主体间的多元化的关联,从9月30日开展,11月7日结束?! ?/p>

      五年前大家空间的首个展览,见证了存在于图像和诗歌之间的某种奇妙关联。在 Art 203画廊举办的开幕式上,参展的德国艺术家苏珊·迈耶朗诵了自己的诗。诗不长,听上去有俳句的味道。诗人肖开愚和她在现场进行了轻松愉快的交流。
            
      空中回荡的日耳曼音节和墙上悬浮着的抽象色块之间,催生出某种微妙的化合作用,使人模糊地意识到了诗歌与图画之间那种迷人而又捉摸不透的关联。这种关联似乎暗示着,用图像来描摹事物和以文字来再现场景,恰好是艺术这枚生锈古币的正反两面。

  

  从古典时期经过《圣经》和中世纪直到现代的文化编年史中,纠结于图像和文字之关系者不乏其人。沿着这条线索往前,可以追溯至东方的屈子、陶潜,西方的荷马、歌德,到近现代,则可以发现有里尔克的影子。里尔克的第一部诗集是《图像集》,其中的作品试图利用“图像”把全诗从结构上固定下来,代表了从模糊的伤感到精确的造型的一个过渡。后来他来到巴黎,结识了罗丹,读到波德莱尔的诗作,观赏塞尚的绘画……他越发感到有必要彻底摆脱以前过度沉溺其中的主观意识。
  
  《新诗集》是里尔克这个阶段努力的成果,其中的诗多关注视觉艺术(如绘画、雕塑、建筑等),既表达了诗人对于美的赞颂,更是利用了有形物(“物诗”之物)表现外化自我的手段?!侗吠瓿傻米钤缫沧钗雒?是在罗丹的启发下,到巴黎动物园冷静观察许久才写出来的。从此,他摒弃早年创作中的感伤和自恋,形成一种面向现实的、客观的、视创作为“劳动”的风格,随之产生了所谓“物诗”(Dinggedicht)——即以造型艺术为榜样,仅以具体事物为主题,而不让主观情绪流入作品的诗歌创作理念。如果,在今天的语境里来理解这番话,那就是对创作者而言,首先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热爱劳作、身体力行的“民工”。

  韩博是一位当代诗人,并导演过实验戏剧。所以不难理解的是,为何他的画看上去不仅有蒙太奇的效果,还隐含着行走在遍布涂鸦的城市空间里的生活经验。在这里,他的细节观察和纪实方法扮演了重要角色。正如里尔克曾说过,“诗并非如人所想只是感情,我们的感情已足够多了;诗是经验!”若借用意大利建筑师塞利奥的剧场理论来对号入座,画面所呈现的当下“情节”,对应的应当是充满讽喻意味的市民喜剧舞台。 

  同样是对城市场景的描绘,陆毅的作品《学院路》的视角就显得更为宏阔,中心透视下的街景中,营造出一种整齐划一的压抑氛围。简化的图示没有刻意传递贬低或赞扬的主观判断。对称性的构图,设立的高耸之物,暗蓝的色调,以及位于几何坐标构图中心的熟睡少年,让这个悲剧舞台蒙上了厚重的东方特色。
  作为“现象学结构的创造者”的里尔克,曾说过“中止对于现实的任何判断, 是艺术家的最高职责”。细读一舟和张德群的作品,有助于我们理解这句话蕴含的深刻含义。 

  一舟,正如他名字所透露出的讯息一般,他的作品一直以极简的笔墨再现高山流水。一舟称其师法黄宾虹。众所周知,黄宾虹曾九上黄山,而一舟所取法的他山,却有着迥异于传统山水范式的金字塔般稳定的结构。如同屋宇般超然于视平线之上的“高远”色块,成为了具有高度概括性的“抽象之物”。

  

  在某种意义上,张德群对于题材的专注度与一舟难分仲伯。他几乎坚持只用某种固定的色调来作画,这种颜色就是绿色。自然中的绿色拥有吞噬一切事物的能量,而画布虽然只是方寸之地,却蕴藏植物成长过程中的现在和将来,预示着一个生生不息的“直观世界”。

  对于物质的定义,德国艺术家博伊斯曾有过深入的研究。他认为物质(Substanz)不同于一般的物理性存在,也不只是一个意识概念或心理现象,它可以从下面两个方面加以理解:

  首先是物料(Stoff),不像“材料(Material)”那样宽泛和笼统,“物料”对于博伊斯来说是一个“上手之物”,有具体的“质(Qualitaet)”的构成,具有可以被经验直接把握的“实在性(Stofflichkeit)”。物料代表了世界万物的多样性,万物都有其自身的构造、生长和衰亡;其次是事物(Sache),偏重于事情,即物中有事。“事情”即物质内部自身构造的造型原则、发展方向和进化法则,也是由一个“态势(Konstellation)”决定的。“事物”不是被创造出来的,“事物”原本就在那里,它需要被发现,或被进入,并按其自身的发展方向去达成自我实现。

  对于物质的把握,是人对现实生活的每一件具体“东西(Ding)”先以“物料”的形式直观把握,再进入并在其内部体验“事物”,认识到其中的“态势”时,具有内在精神实质的物质的形象就产生了。这个结果,可以是一个象征符号或神话寓言。

  

       很早开始,柴一茗就痴迷于山海经、怪力乱神、宋元古画和明清市井小说。他富有代表性的纸本设色作品,往往既像一部章回体小说,又像一出折子戏。读他的画,既可以正着看,又可以倒着来??梢源踊嫔先魏我桓龅胤娇雌?,最终迷失在兴味盎然的某个细节。细密化的均质构图体现了感觉的敏感化和视觉的包容性,并暗示了曲径分岔的后花园里即将发生的那些事情。 

  张可和柴一茗在年龄上虽然差了一代,但在对历史的兴趣方面却如出一辙。张可似乎一度对文艺复兴的图书装帧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赭石色线描的画法取自于中世纪铜版画,而她似乎就像艾柯小说中半夜点着油灯、研读厚厚的羊皮纸禁书的传教士。深邃宁静的钴蓝背景,拼贴摩登风格的人体照片,如此一来,禁忌被轻松地战胜了。而对于解剖学、人类学、地方志等领域的涉猎,都让她近期的作品看起来更为饱满,有如严谨的科研报告一般。 

      子芃和张可同龄,也是位年轻的艺术家。她的作品一直清晰地呈现出她接受的多年学院派肖像油画训练的痕迹。近期,她在尝试着突围与破壁,力图通过影像、行为等新的表现手段,不断地呈现她所钟爱的远古神话和草莽英雄的题材。在都市日常生活经验之中,她一直充满耐心地面对创作,虔诚地期待着与某种神秘的力量不期而遇。 展期:2021年9月30日-11月7日

  以下附上展讯↓↓ 

  展期:2021年9月30日-11月7日 

  地址:上海莫干山路50号13号楼105室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
老少交欧美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