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罐头”变味了吗?|荔枝娱评

2021年10月08日 16:13:14 | 来源:荔枝新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文/郁风

 ?。ㄗ髡哂舴?,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时事评论人;本文系荔枝新闻客户端、荔枝网独家约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一直没有看到《罐头小人》原著的结尾——十几年前上小学的我曾在旧书堆中翻到本许久前的《童话大王》,当中连载了罐头小人的故事,想象力丰富,情节曲折离奇。但我始终没能找到下一本杂志,罐头小人的故事就像快速流逝的童年一样,离我越来越远。

  如今我看到《罐头小人》被改编成电影搬上了大银幕,决定去影院一睹究竟,一是为了找回远去的童真和好奇心,二是想弥补当年怎么也看不到结局的遗憾。

  影院基本由孩子和带孩子的家长占据,整场电影孩子们笑声不断。作为一部儿童片,《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显然是合格的,但如果想原汁原味还原罐头小人的故事,体现郑渊洁式成人童话的讽喻内核,那这部电影还是浅尝辄止。

  电影的故事十分简单,成绩优异、备受师长宠爱的鲁西西在罐头中发现五个小人,类似格列弗游记中的小人国居民。他们会说话,智力优异,根据自身特长分别被命名为博士、外交官约翰、上尉、歌唱家和艺术家。而鲁西西的哥哥皮皮鲁却是个调皮贪玩,成绩不好的坏小子,故事便围绕着皮皮鲁一家和二人的学校生活展开。

  二人所在的小学是一所严苛死板、彻底唯分数论的学校,会按每次考试成绩来排座位,成绩好的坐前面,成绩差的只能坐后面。学生除了做题考试,任何兴趣爱好都被禁止,甚至画画都不允许。成绩低于90分的学生还无法参加任何课外活动。

  在这种环境下,皮皮鲁的家长自然也是唯分数论的拥趸,他们会反复教育孩子:我们付出多少牺牲才让你们进这所重点小学,成绩是衡量学生的唯一标准……在这种高压态势下,罐头小人选择帮皮皮鲁考试作弊来应付家长。

  在皮皮鲁作弊获得高分后,家长对他的态度立刻发生了180度大转弯,而成绩下滑的鲁西西则迅速被冷落,两相对比,颇有些范进中举的讽刺感。

  最终影片主题自然指向了对唯分数论的批判,兴趣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尊重孩子不同的兴趣和特长,给予孩子选择的权利,才是因材施教。而一场学校大火也让大家明白,光靠死记硬背书本里的知识远远不够,实践才能出真知,要将书本上的知识转化成自己的理解和技能,而不只是为了考试。

  对孩子们来说,这部电影是成功的,但对我们这些已经长大成人、出于情怀去看的老读者而言,这部电影多少还是有些失望。

  电影重点刻画了孩子和罐头小人之间的友谊,最终也完成了孩子和家长老师之间的和解。平日里瞧不起差生、颐指气使的老师在大火面前,奋不顾身救自己的学生,达到了某种意义上的救赎。影片的教育主旨要教会孩子们爱。囿于影片题材,这种被限制成了友爱,这对观影的孩子们当然是一场有意义的教育,但成人观众来说就会有一种空泛说教感。

  此外,1个半小时的有限片长更多是展示皮皮鲁、鲁西西的学校生活,缺乏对真正的主人公罐头小人们的展现。罐头小人们更多只是脸谱化的工具角色。他们从哪来?有过怎样的经历?有怎样的内心世界?电影对此只有寥寥几笔,他们存在的目的仿佛只有帮皮皮鲁”“帮鲁西西,或许叫他们工具小人更为准确。

  实际上,在郑渊洁之后的其他主角故事中,罐头小人有过多次登场,和已经长大结婚的皮皮鲁、舒克贝塔有着进一步的缘分和奇遇。如有着曼妙歌喉的歌唱家被抓去用来代替歌手假唱,那是一个残酷、虚伪、自私、贪婪的成人世界。但遗憾的是,这类作品基本没有被动画改编过,人们对皮皮鲁的印象大多停留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在这部《罐头小人》中,皮皮鲁更是稚嫩且生怯,缺乏原著中的灵气和勇气。如果想将皮皮鲁系列改编成系列IP宇宙,这样的低龄化的刻画还是远远不够的。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lizhirp)微信公众号: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随时随地看新闻!

layer
快乐分享
老少交欧美另类